dtgjwzw.net
           
           
旅游者带价值百万象牙制       父子腾格里治沙30年被嘲       山东一社保干部用私人账       南京破获特大传销案 抓       太原一黑酒吧用毒品掌握       南宁地铁内一男子鱼跃扑       西藏珠峰北坡启动“干净       河北任县小商场坍塌被埋       借高考招生诈骗案频发       两年前浙江千万富翁来长       北京便衣民警执行任务遭       教室刚装修就开学惹担心       河北廊坊一家五口被杀案       西双版纳边防昼夜蹲守缉       无人机擅闯成都机场禁区      
用户名:
密   码:
N Brown销售增长 将与Ama
淮北市召开重点排污单位
耐克北美市场失势 在直
Under Armour挽不回“铁粉”
2017年9月份台湾纺织成衣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陈仓区召开大气污染防治
璀璨十月,2017绍兴柯桥
智利总统宣布:全部沿海
中国?盐步内衣指数发布
阿迪智能工厂本月发新款
10月11日
党报:中国经济增长带动
高瓴资本张磊:百丽虽退
中国服装业如何玩转全球
当前位置:华杰电力物资网 > 最新动态 >

蚂蚁战配基金代销争议:独家发售是否属“IPO自

时间:2020-10-17 01:20 来源: 作者:木木

(原标题:蚂蚁战配基金代销争议:独家发售是否属“IPO自销” 三方机构合规意识待加强)

蚂蚁战配基金代销争议:独家发售是否属“IPO自销” 三方机构合规意识待加强

当前的争议焦点主要是,作为IPO主体的蚂蚁集团与独家代销蚂蚁战配基金的子公司蚂蚁基金销售公司是否存在利益冲突,蚂蚁集团是否是承销了自己的IPO。

近日,关于监管机构调查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的消息不断发酵。

此前9月25日,华夏基金、易方达基金、鹏华基金、中欧基金、汇添富基金旗下的5只可战略配售蚂蚁集团股票的新基金在支付宝蚂蚁财富平台独家开售。由于是首单创新产品,一直以来市场上争议不断。

蚂蚁平台为此次基金销售做出诸多创新,包括在自家平台独家销售可配售自己股票的战略配售基金;全天24小时可下单,不受传统买卖基金的时间限制等。

当前的争议焦点主要是,作为IPO主体的蚂蚁集团与独家代销蚂蚁战配基金的子公司蚂蚁基金销售公司是否存在利益冲突,蚂蚁集团是否承销了自己的IPO。

10月14日,蚂蚁集团针对蚂蚁战配基金是否违规回应表示,有关战略配售基金的细节已经做了“完全充分的披露”,其没有承销自己的IPO。基金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一直由基金公司独立运作。本报记者后续采访中,也有机构人士表达了不同的观点,而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最终有待监管机构调查结论。

争议焦点

根据披露,5家基金公司与蚂蚁集团签署战略投资者认股协议,这5只战略配售新基金封闭期18个月,计划每只基金10%的资产参与蚂蚁集团新股配售,由于10%为单只股票允许配比的最高上限,其余90%,5只基金则投向其他创新方向的标的。

虽然仅有10%计划参与蚂蚁集团战略配售,但在本次基金销售过程中,蚂蚁方面一直将“投资蚂蚁”、“参与蚂蚁上市”等作为基金销售主题。叠加蚂蚁此次独家销售这5只战略配售基金的背景,其中的冲突就凸显出来。

“通过自己渠道销售,为自己在公开市场招募战略配售资金,有踩线嫌疑。而且如果存在过度宣传,利益隔离怎么界定、如何保障投资人利益,都是有争议的。在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的销售过程中,蚂蚁平台的独家销售没有把握好边界。”北京一家基金公司人士受访表示。

按10月1日施行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基金销售机构应当建立健全业务范围管控制度,审慎评估基金销售业务与其依法开展或者拟开展的其他业务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完善利益冲突防范机制。

由于蚂蚁此次独家代销其战略配售基金产品是市场上第一例,创新的背后,规则如何解读和界定,仍需要厘清。

“谈不上利益冲突,比如之前也有某银行独家代销的产品,这只基金再去买银行股的话,肯定算不上利益冲突了。再者配售的金额实在是太小,从规模上看,这5只战配基金600亿人民币的规模,顶格10%认购蚂蚁集团股票,也只有60亿。而蚂蚁的募资额预计是350亿美元,将近2400亿人民币,对于蚂蚁上市融资的总盘子来说,即使有影响,也是微乎其微。”华南一家公募基金人士认为。

但与前述机构人士指出的以前的独家代销产品所不同的是,这5只基金的卖点就是蚂蚁战略配售,相比此前的产品,有明显的特殊性。

“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有待监管调查结论。但除此之外,蚂蚁在此次基金销售过程中比较明显的问题是,排他式的代销合作不够公平,风险提示不够充分。”华南某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三方平台合规意识待加强

除去有待调查的利益冲突问题,第三方机构缺乏合规训练,利益导向性严重,也是当前出现合规问题的主要原因。

在10月1日起施行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中,亦对基金销售机构业务做了诸多规范。相比早前施行的《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被称为最严销售新规的这一规定,亦是对近年来随着资本市场改革的持续深化,基金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予以的适时调整。

事实上,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的违规行为一直屡禁不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不少平台目前仍有“红包”活动,投资者领取后买基金可以获得相应的抵扣,也有通过抽奖抽取基金红包的活动。

除了“送红包”的情况之外,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在基金宣传推介材料上的踩线行为更是无法严格合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调查发现,雪球旗下蛋卷基金、微信理财通等平台中的相关基金宣传材料均存在一定踩线行为。

“与基金公司自身的宣传材料相比,一些第三方销售机构确实存在基金宣传材料合规标准要求较低的情况。有些材料甚至是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要求我们提供的,我们也不情愿,但现在渠道为王没有办法。”一家公募基金市场部人士坦言。

(作者:姜诗蔷 编辑:巫燕玲)


上一篇: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就美舰穿航台湾海峡发表谈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华杰电力物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0204303号-1